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社區共餐樂融融!--阿蘭姐的故事

編按:共餐在龍潭村引發的迴響是什麼?龍潭村民們又是為什麼喜歡共餐?來自台中的欣恆提供了她在龍潭村試辦共餐期間的觀察。

#社區改變了什麼?

社區共餐樂融融!--阿蘭姐的故事



◎文/劉欣恆(台灣新社會協進會)

10月20日,因為阿茶的熱情邀請,我特地從台中開了近兩個小時的車到東勢鄉參加龍潭村的第四次共餐(試辦)。在來之前,我對龍潭村的共餐抱著許多疑問。除了想知道在經歷了一次參與式預算後,龍潭村到底改變了什麼?更想知道的是,村民們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來參加社區共餐?

原本我以為參與社區共餐是一個簡單的事:參與者又不是志工,不必參與準備工作,只要當天前來就好,主辦單位也不收錢,在免費又無負擔的狀態下吃一餐,應該全社區的人都會踴躍參加吧?但到了現場才知道,原來事情並不簡單。

參與共餐的居民,很多都是行動不便的長者。有的雖然行走不便,但基本還能仰賴電動車自由來去。但有些拄著柺杖,若沒有家人或志工接送,很難自己到達現場。阿蘭姊就是這麼一位帶著年邁公公前來共餐的居民。

阿蘭姊家就住在青風龍壇附近,但她並沒有方便的交通工具,因此她與公公需要仰賴志工接送。共餐結束後,我受託順道載大姊回家。路上,就趁機與她聊起了這次共餐的經驗。

阿蘭姊說,她過去住在永和,原本很少回來。幾次想要接公公北上共住,但都因為公公難以適應都市生活而做罷。為了照顧公公,她只好常常南下陪伴。龍潭村已經舉辦了四次共餐,但他們不是每次都能夠參加。上次共餐因為帶公公到台北看診,所以很可惜錯過了。但她很珍惜社區共餐機會,因此,這次特地排出時間帶著公公來參加。

過去在永和,她與公公也曾被里長邀請參加社區共餐。但,都是一次性的活動,像龍潭這樣連續性舉辦的共餐,她還是第一次參加。她也曾聽說新北市政府有補助共餐經費,但,不知是不是不符合資格,還是跟里長的關係不夠緊密,從那次參加後,里長就再也沒有邀請過她。

在聊天過程中,她幾次興致昂然地說,她很喜歡龍潭社區共餐的氣氛。不但社區志工都很親切,長輩們在聚餐時談談笑笑,就像是跟老朋友的聚會。不時還會交換一些養生小技巧,公公心情愉快之際,對運動、復健的積極度也提升了。她知道這次共餐的經費是來自於參與式預算,但預算經費很少,她很擔心如果因為沒有政府補助就停辦,那就太可惜了。她甚至想過,是不是大家一起繳錢讓共餐能夠持續?

阿蘭姊的話,讓我對龍潭的共餐活動有了新的認識:原來居民喜歡的不是免費的午餐,而是其樂融融的社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慧如 力薦以「參與式民主」 自治農村老化危機

#龍潭村參與式預算進行中 #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 前農業處長、現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慧如 力薦以「參與式民主」 自治農村老化危機 農村發展基金會林慧如執行長到訪龍潭村 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長期蹲點於農村,致力實踐以重建「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為目的之參與式預算,為台灣即將邁入超高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