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9日 星期六

只要有參與,咱攏是頭人!——志工陳勝玉三代同堂樂

#阮老師的龍潭觀察筆記
#志工專訪


只要有參與,咱攏是頭人!
——志工陳勝玉三代同堂樂

文/阮桃園(東海大學退休教師)

「我應該是對共餐計畫潑最多冷水的人!」陳勝玉,現在是東勢鄉龍潭村共餐自治委員之一,每週五天,每天上午九點左右就必須到共餐廚房與志工團一起為老人備餐。但她回憶起當初:「那個松霖來訪問我對共餐的意見,我覺得像是來騙鄉下老人的。」常會有人按門鈴來幫廟募款,賣東西,而村裡人數本就少,又分隔成東、西、中潭,很難相信這些年輕人可以串連起大家共餐。


熱心開朗的勝玉,看不出曾被腿傷困住

超人特攻隊:人人是村長

老人共餐並非創舉,但龍潭村的辦法不一樣。

<雲林參與式民主協會>會員吳松霖(小衛)說,協會不絕的熱力來自於這句話:「動畫<超人特攻隊>的概念:『如果,每個人都努力尋找資源,產生的威力是無窮的。』」具體在龍潭村的實踐是,邀請村民走出家門到活動中心來開會,表達意見。表達意見,對經常跟盤商談價格的老農其實不陌生。但是要大家相信,自己的意見會被政治人物重視,甚至可能付諸實行,這是歷時四個多月才逐漸建立起來的信心。這次要辦共餐,就是村民們一場一場討論出來的,是民主的重要價值:傾聽與溝通,最後,從經費到志工,也是要靠大家齊心一肩挑。

「參與式預算讓媽媽回家可以跟我聊村裡發展,無聊八卦少多了。」,「防疫停餐,我就跟孫一起看裡面有阿嬤的活動相片集。」,勝玉母、子說法。


祖顧孫,子陪母,很實在的人生組


黃富奇的牆彩繪 


編族譜,重建族人打拼的足跡,感覺勵志

種田是收入,志工當休閒

「共餐真的要辦了!松霖說要請我當志工,我當然馬上就答應,我的工作能力是很強的,我只是不識字而已。」勝玉委員很自豪,「以前跟頭仔(閩語:當家的)共作一甲地兼營造業的打拼,蓋了這棟當時第一棟鋼架民居。他走了,我獨自一個人,種稻米地瓜給農會、軍方收購,收入很不錯餒。十多年前的一晚,我騎機車載毛豆被酒駕撞成瘸腿…唉,損失可大了。」,她最在意的是沒做工,沒賺錢能力,好像被掏空了。

富奇是勝玉次子,承包電梯維修工程,把斗南的房子出租全家搬回來與母親共住,「當過工地工頭的媽媽,出車禍腿不方便之後,心情非常不好。我為刺激她,請她教我種東西,情況改善了。現在讓她負責四分地,我幫忙除草、灌溉、施肥,其餘她自理。」其實就是負責收成賣錢,獨立自主的經濟讓媽媽萬事OK。

尋根

黃富奇考量居住品質與生活費用等因素,將事業從台北移返雲林故鄉,發現收入雖減但可自由運用的時間增多;可解決母親傷腿又獨居的身心問題,像務農,則是從母親、神農電台、網路混學。如此可有餘閒做想做的事,現在熱中於「編族譜」。昔日同窗因此也多在想:「等盡完栽培兒女的責任,也要返鄉務農尋找自我了。」現任村長就是他們12年的同窗。

參與式民主,為村裡公共事務人人要學當頭家,富奇先得教不識字的母親學會簽自己名字開會時簽到要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慧如 力薦以「參與式民主」 自治農村老化危機

#龍潭村參與式預算進行中 #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 前農業處長、現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慧如 力薦以「參與式民主」 自治農村老化危機 農村發展基金會林慧如執行長到訪龍潭村 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長期蹲點於農村,致力實踐以重建「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為目的之參與式預算,為台灣即將邁入超高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