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許金順——從足不出戶到歡喜趴趴走

 #龍潭村參與式預算進行中

#生命變革故事

#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


許金順——從足不出戶到歡喜趴趴走

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帶來的生命變革故事(一)



圖文 / 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

  龍潭村民許金順大哥,是一位典型的「旅外返鄉子弟」。今年五十多歲的他,十多歲時就離開家鄉闖蕩工作,好不容易有了家庭、子女也都長大成人後,因為突如其來的中風,造成右半身肢體無力、喪失感覺,不但無法繼續工作,甚至經常需要家人協助打理日常生活,以致對未來的人生感到悲觀絕望。

  在休養復健了一段時間後,好不容易,金順大哥慢慢地能夠靠著柺杖自主步行,簡單自理生活,2019年四月,金順大哥與年邁的母親回到龍潭村老家定居。

  雖然經過復健,金順大哥已經能藉助柺杖慢慢步行,能夠自理生活,並照顧母親的飲食起居,但仍無法駕駛汽機車,回到龍潭村生活,還是得請人幫忙開車接送才能出門。因此,金順大哥不能自主出門,日常用品的採購和定期的就醫領藥,幾乎全靠住在台中的兄長幫忙每週採買一次,只有自己或母親需要就醫領藥,又恰逢兄長無法返鄉接送的時候,才不得不拜託鄰居幫忙接送,所以,無數次「出門訪友」的念頭被迫打消,不可能拓廣生活圈和人際關係,只能枯坐在家門口,向路過的鄰居打招呼,寒暄幾句。

  2019年九月,金順大哥的生活,由於龍潭村實踐參與式預算,開始了變化。

  由於村民們經參與式預算之多次民主討論共識,決定執行「舉辦社區共餐、社區大掃除」兩項方案,村裡熱熱鬧鬧地開始試辦社區共餐,不久後,又因為試辦有成,在還沒有申請到政府補助的情況下,村民志工們又主動催請村長召開一次大會,宣布正式長期開辦社區共餐,每週共餐五天。同時,志工們又成立了「共餐自治委員會」並討論決議:共餐的意義,在於讓龍潭村東潭、中潭、西潭三個聚落的村民都能有機會相互熟識、增加人際往來、互相關心 ,絕非單純供應一頓飯,所以若有行動不便的村民願意參加共餐,就盡可能安排人力幫忙接送,而不是把便當送到家中給他們。

  就這樣,金順大哥參加了社區共餐,生活圈從家中進展到了位於中潭的社區活動中心,因同處共餐,而與來自其他聚落的村民結識交流,相談甚歡,共餐的確終止了龍潭村民間原有之互相疏離。

  然而,新的難處隨之來臨,即便幫忙接送的人並不覺得麻煩,即便幫忙接送的人有時就是自己的至親手足,但金順心裡,仍難免感到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給人添麻煩」,其實,此非金順獨有,乃人所皆然。

  2020年五月初,另一位曾經中風過的村民因為心肌梗塞而驟然離世,留下了一些輔具和一輛電動代步車。他的家人討論後,決定將輔具和電動代步車捐給有需要的人使用。於是,在共餐自治委員的穿針引線下,金順開始有了自己能駕馭的代步工具,除了共餐時不再需要依靠接送,也開始能夠自主出門採購日常用品,有時,還給母親買些古早味零食解解饞。

  如果龍潭村沒有舉辦社區共餐、如果龍潭村採用「送餐到府」或「各自打包回家吃」的模式來供應食物,就不可能藉由共餐讓村民之間的人際關係從「疏離」逐漸轉化為「彼此熟識、相互關懷」,金順大哥對於「交通自主」的需求也就不可能被眾人知道、更不可能受到重視。誰都沒有想到,舉辦社區共餐能夠促成這一段遺愛人間的佳話。

  「現在有了這台電動車,變得很方便,我可以自己出門買東西,也不用一直麻煩別人來載我」,這台因社區人與人關係改變始能物盡其用之電動車,使金順大哥生活得以自理,得以自主,使他言談間,綻開加倍開朗而充滿樂觀的笑容。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慧如 力薦以「參與式民主」 自治農村老化危機

#龍潭村參與式預算進行中 #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 前農業處長、現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林慧如 力薦以「參與式民主」 自治農村老化危機 農村發展基金會林慧如執行長到訪龍潭村 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長期蹲點於農村,致力實踐以重建「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為目的之參與式預算,為台灣即將邁入超高齡...